Atlantis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占tag抱歉——找人唠嗑】
这是一个想找人唠嗑的lo主。
因为李·大厂扫弟机·振·温柔小懂事儿·阳的名副其实,
这是一个#洋all# 女孩的寂寞之心
有糖块的洋农洋毕洋邦洋丞洋芙xjm们
等糖渣的洋坤洋廷洋侃小懂事儿们
走过别错过,珍惜这段缘,洋凹不是错。 ​​​

Truth&Lie

KATTO/KWIN(斜线不具有意义)

#佛系追星,zqsg写文,有任何问题欢迎指正#
#一切架构基于平行世界观,拒绝上升真人,拒绝带节奏#





——“不是凡子你这样不行啊,你老是这样和你洋哥一点交流都没有,这镜头剪进去秦姐估计都要怀疑我是故意的了”
博文拉着还没出减重期的卜凡叼着瓶酸奶絮絮叨叨,指望着这人能有点反应救救他亲爱的“百万剪辑师”的工资单,奈何这位刚才见着酸奶还眉开眼笑成哈仙本仙的弟弟,一听到“你洋哥”这三个字,脸上的笑容便垮了一半。

得,凉了,看了那么久的鬼谷子白学了这人。博文在心里暗叹了一口气,废了废了,自己一个技术党,确实做不来有文化有背景的队长擅长的事,撤。


从大厂回来后,没有休整的时间,忙忙碌碌之中一切按部就班,四个人开始为迟到了快半年的出道做准备。
一切看上去都很正常,公司被融资,人员有变动,新歌在排练,团综不能停。

除了,
卜凡拒绝和木子洋交流。

他能整天和老岳腻歪在一块儿,找超儿看看高三复习资料回味下艺考前“辉煌”的青春岁月,或者自娱自乐写点freestyle的歌词,但他就是,不和木子洋接触。

毕竟现在大家都是单人住单间,行程也是满得早起晚睡到处跑,所以哪怕四个人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情况,但卜凡愣生就是能跟木子洋做到毫无交流,就算木子洋有事想在镜头前提醒着他什么,他也不回答,点个头便当作是听见了。
四个人的相处间围绕着一种极尴尬的气场,李英超同学一度想把名为“4A风景区”的微信群更名为“南极观赏区”。

很高,很好,很高冷。

说起这个群名,就不得不说到在大厂的日子。


参加《偶像练习生》对坤音而言,是一次契机。
在一场基于所有因素完全优胜劣汰的竞争中,坤音四子足够讨喜,综合实力值得肯定,让这个“贫民窟娱乐”得以进入大众视野,
公司达到了开门红的心理预期,四子各有所长,未来可期;
当然, 背景与资本也当然包括在这所有的因素中,灵超大概在进20之前,公司的人便提点过出道位不会有他们,小孩子还是别扭了两天的,不过毕竟四人一起出道是从练习生开始就认定的,抛弃心里那一点点小失落,他洋哥岳叔好生劝着,倒也是看开了。但这背后的一堆小九九,另一个主人公却是分毫不知。原因?
——木子洋拦下的。

木子洋确实没有想到一切会到这个地步。老实说当时一开始决定瞒下这件事的时候,他是真的觉得比起跟这个愣头青解释“团体出道和个人单独提前出道之间的冲突对小公司的市场营销复杂性”来说,让这个傻弟弟啥也不知道再多努把力争口气会更好而已。
而且,没有岳导的激情导戏,木子洋对卜凡的戏剧表演能力信心也不是很足。


说起来,单就做练习生而言,其实他们四个,谁都不算是多优秀的那一个。
四个都是半路出家的冒险家,除了皮相好会唱歌有点人格魅力具是被人从小夸到大的对象外
也就是一群没基础没经验没背景,嗯,对,连钱也没有的green hand
他们的水平,比起木子洋用微博小号所熟知的x国三大公司里的顶级练习生而言,实在是在各个方面都差了太远太远。


其实当练习生这回事儿,等激情期过了之后也,那些当初的热血沸腾和豪情壮志就逐渐被训练时浸入沙袋的汗水和饥肠辘辘时午餐盘里丁点的鸡胸肉沙拉盖住了。支撑着每个人的其实真的不是什么遥不可及的美梦成真,而是充斥着心底的不甘,和与年龄最后的最后一场赛跑。
有个很好玩的现象,真正追逐梦想的人才不愿意谈论梦想。
飘渺的东西提了太多次总会令自己难过,练习生能继续下去的希冀基本都不会投放于此,他们关注的点大多不过是:公司年计划、月考核排名、周配餐方案、日体能训练量,这些具象化到可以触及的东西,这些象征着自己可能离出道再进一步的东西。


木子洋觉得,放弃提前半年出道的机会,他希望身边的队友都能再优秀一点,站的舞台再大一点,留在镜头前的时间,再久一点。
尤其是卜凡。
卜凡凡,这个和磊子一样被自己从北服拎出来的小鸡仔,这个追了自己一路也没跑路的哈士奇,这个用实际行动一口一个“哥哥”让木子洋甘愿卸下一身防备的死弟弟。
也还是这个弟弟,在他身边的时候考核几乎次次垫底,明明是个rapper担当还满嘴“你有我的DNA”之类的一堆乱七八糟胡凑韵脚的rap,
害得他没事干还老和当时还不是希尔顿普吉岛大岳哥的岳岳补习Rap的相关,好歹这人胡扯的时候也能提点一两句。
那个时候孩子的眼里是有光的,却总是不甚明朗。木子洋心疼,却也总不能跟对待队里的未成年一样总和人撒泼打闹逗人笑。
但自从搬进了那个对于平均身高185的四人多少有些紧巴的上下铺的小屋子后,木子洋却总是止不住脸上的笑意。因为
——卜凡在变了。
哪怕除了导师评级初舞台后两个人再没能有分到一个组的运气,木子洋却能看见卜凡眼底的光,一天比一天要明亮。
他知道低自己两届的小孩向来是个努力不服输的,在这样一群优秀的同代人中,小孩不仅没气馁,反而一天比一天来劲,一次比一次耀眼,
差就练,弱就学,何况,那是他木子洋放在心上的小孩,还能比不过别家的?!顶天立地他洋哥不要面子的啊。
所以当他看到小孩在听说自己被老师批评了一顿后连忙趁着休息时间从rap组溜来vocal组的时候虽然鼻头还是红的,可心里却笑开了花,
“欸哥哥你得加加油啊,JJ可是你偶像啊不得把歌唱好了,你这可是第二个C位了,还要唱Rap呢,再加加油,我哥一定能行!”


到知道公司的意思之后,木子洋心里权衡了半天,还是为了护着孩子那眼底里最干净的一点光芒,一面挡了这消息,一面还得在摄像机最后对准他的时候给人卖个调皮——他哥去自驾游玩爽了再回来,让孩子安心比赛。
······
木子洋向来不是个点背的人,哪怕有,大抵他也不会承认的,但这件事,他除了抱怨一句自己点儿背,真的是没办法。话是自己打电话过去安慰卜凡大哥和他家里人时说的,听是人自个儿问自己吃不吃夜宵人给他做时无意听见的,篓子是自己捅的,看着现在这人爱搭不理的模样,他也只能一边憋着一边在心里对自己翻了无数个白眼。
所以如今这个情况,哪怕他确实有些,也不指望能承认的,懊悔,但死不低头的这回依旧是他,没办法,他这个人就是这样,
自己认为没错的事,他是撞了南墙也不会承认错误的。


好在到八月正式出道之前,岳明辉背着未成年的小弟死活拽着俩人在酒桌上把话说明白了,兄弟之间也没啥过不去的坎,这段冷战也就这么过去了。


不过,后来的凡子想了想,他也不是很能明白当时的自己在气的,到底是气木子洋私下让所有人瞒着自己自己其实无法出道这件事本身,
还是,单单是因为木子洋有事瞒着自己这件事。
不过好在一切都过去了,他终于不再是那个除了出道眼里看不见任何未来的焦躁少年,而那个人还站在自己身边。他们还有很多时间。
时间多到,经年之后,他们还是那对能搀扶着对方到最后的,传奇一般的北服师兄弟。

===END===

想死,是一种常态

我说了我很厌烦这类的思考

但兴许是因为大姨妈

也可以是些比如“垃圾事堆积的某段时间”

但这东西

貌似在我这里成了常态


WTF

这日子可以再让我多吐槽几天吗

我是真的懒得学习OK吗

醉生梦死能不能不被家里K死



男闺蜜的出走记

原则是不该被打破的
例如“有女票的男生在我眼里都不是人”这样的
为了理解别人所不理解的部分
我很努力地学着在向世界妥协

可做的还不够好
你看这不是找不到人说话又会开始难过吗

我舍不得的不是什么小火苗
什么友谊的小船巨轮
是我知道
这世上不管我看起来多么形单影只
还是有个人愿意听我叨逼叨唠唠嗑发发神经

然后这个人现在是个要去听别的姑娘这些东西的人了
所以我很难过吧

自己是个暗屋嘛
没办法
阳光照得住一时
暖不了一室

晚上真的很冷
我想裹三层毛毯的那种冷
我的头发还是湿的
这里还有三个没充满电的工具

我听不见夜晚的雨声
但明明心里的萧索却在呼喊

那是孤独

老实说这样我会很害怕的
出门和人旅游一次便能厌弃对方或者被对方厌恶这种定律
真的会让我坚定一个人出门旅行的
太惨了真的

我们尽全力将自己活成了一只刺猬
然后不闻不顾地缩成一团
互相用尖锐的刺保持距离
再安慰自己
“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呀”

对某余同学的感慨


我只是喜欢的是纯真的人
不是毫无世事观念的蠢货
我只是偏爱的是率真与坦白
不是喋喋不休的抱怨与矫情
我只是比较崇拜比我强的人
利用完就放手的那不是朋友
我只是比较容易对爱好相近的人产生好感
不是一蹴而就地你是我的全部

今天是真的烦

不过有两点
令行禁止和突发奇点倒是很优秀